是易笙吖

你是我的全世界

夏休期结束,王杰希回了北京。


新的赛季即将来临,他和喻文州作为战队队长,任务要繁重得多。


一天晚上,结束了训练,王杰希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隔着落地窗,看着满天的繁星,藏了好久的思念抑制不住的从心底流出,索性掏出手机,拨了通讯录里置顶的联系人。


电话很快接通,手机里传来喻文州温和的声音。


“杰希?”


“嗯,我想你了。”王杰希开门见山,在喻文州面前,他丝毫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想法。


喻文州很轻的笑了,“我也想你,你等等。”


“好。”


---------------------------------------------------------------------


“听得到我说话吗?”电话里,阵阵风声伴随着喻文州的声音。


“听得到。”


“今天是北风,而我正站在风吹来的方向”,也许是风声的缘故,喻文州的声音有些虚幻,“所以不管你在哪,风总会把我的思念带给你,有风的地方,就有我。”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却能洗去王杰希一天的疲惫。


“今天的风,是甜的。”


我们之间隔着大半个中国,但此刻,我们看着同一片星空,感受着同样的风,亦分享着同一份思念。每当我想你,万物就都是我们的联系。


真的很生气
这样真的好吗?
素质真是低的可怕,画手大大们辛辛苦苦创作的作品就被你这样诋毁?看不见作品的标签吗,还是说要用这种方法博人眼球?现在的睿智真是越来越多了,恶心

记此生

#盗墓笔记·瓶邪#     #填词·一番星#

最近难得高产hhh

那年斗中与你相逢

现在想来

恍然如梦

早该料到

你我生来就不平庸

与你一起探那未知的迷洞

情深义重

突然不见你影踪

难掩内心慌恐寻你于雪山中

奈何一别一生

是否命运向来如此痛

无力更改一直到剧终

愈发真实的不是梦

是所谓人生

而你总是护我于墓中

锋芒毕露古刀残影重

你眼中有情意万种

如冰刃冷锋

我痴迷其中

后来迷雾逐渐消融

屡踏征途

复又几重

我终清醒

终究不在轻被戏弄

回首一路跌撞相扶的万种

如今回忆

这些好似一场梦

望你冰冷面容

心中思绪翻涌

谁知内心倾动

我应该知梦终究是梦

与你只不过萍水相逢

你这异于常人一生

太过于漫长

或许我们就此不相逢

也好比过难割舍情衷

可还是比不过心动

只逆风前行

与命运抗争

十年来不悔等着你

身影出现青铜

只可惜十年转瞬成空

你何去何从

又是一年如那般时寒冬

流连孤人冢

也许今生

缘分已终

若早料到结局如此痛

是否开始就不该相拥

梦中见你笑颜朦胧

我心又倾动

伸手触碰你如画颜容

顷刻间你又不知所踪

黑暗之中努力探寻

却两手空空

心渐变冷

犹记当年我年少懵懂

以好奇为由以勇气支撑

怎知一路险境叠重

假象连环生

白山相思绕梁青铜门过

恰逢雪花飘然雾蒙蒙

又记那年与你相逢

如同行走黑夜之中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一切重新清空

了却了此生

你是我此生唯一的执念

私设薛洋断臂后没死, 文笔渣请见谅, 顺便表白阿洋吖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薛洋强忍着泪水,捂着血流不止的左肩,艰难的挪到晓星尘的尸身前。


“道长......洋洋的糖没有了......”


糖丢了,锁灵囊丢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就是报应吗,他薛洋十恶不赦的报应吗?


可是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他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是一束光,一颗糖而已。


二十年前他因为一盘点心失了小指,二十年后他因为一颗糖失了左臂。


如果当年七岁的薛洋遇见的是晓星尘,而不是常慈安,会不会结局会好一些。


至少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郎,不会是如今十恶不赦的薛洋。


成美二字配他,想来多是嘲讽。


“星辰曾照我”


“遥不可及”


你是人间至善,又怎会俯瞰泥潭。


无题(我才不会说是我不造取什么)

从此江河只是传说,天地融化,星辰吞没。

“太始一十九年,皇帝李旻传位太子,执政十八年退位。
太始二十三年,太上皇李旻驾崩,安定侯顾昀卸旧疾复发身亡,西北将军沈易携夫人卸甲归田,自此再不问朝政。”
万千风华,不过史书一页。
可史书所记,就一定是真实的吗?
太始八十七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藤椅上,摇着蒲扇,向身边一个个孩童讲述了一个故事。
“太始帝传位太子以后,每日在宫中乐得清闲,画个山水画,写几个字,无事时便也充当望风放哨的角儿,站在那城楼顶上,看着西北方向,等着安定侯顾昀战胜凯旋。”
“每一次顾将军都能打胜仗吗?”
一个小孩子大声嚷嚷着,眼中无限崇拜。
被打断的老人也不恼,“呵呵”笑了两声,“是啊,这可是千古流传的佳话啊。”
“顾将军好厉害!我以后也要上战场,也要像顾将军一样!”
“我也是!”
“我也是我也是!”
孩子们兴奋的吵闹着,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上战场潇洒威风的样子。
没人注意老人眼角划过的泪水。
“那后来呢?”又有人问。
“没有后来喽,太始帝老了,安定侯也老了,他们啊,寿终正寝喽。”
---------
是夜。
老人看着满屋的牌位,声音颤抖。
“后来,太子继位,依旧称太始帝为四皇叔,一片和谐。没人知道他暗地里招揽军队,与洋人勾结,削弱玄铁营势力,打击安定侯大权,断绝太始帝与临渊阁联系,销毁西北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支援信,私自篡改安定侯托人交与太始帝的书信。太始帝也不知道,他日夜等候的顾将军,被他效力一生的大梁皇帝陷害,战死沙场。”
“最后,太始帝等来的,是皇帝御赐的毒酒。”
老人擦试着祭祀台,老泪纵横。
“太始帝硬是带着十几亲兵,冲出皇宫,日夜奔走,亲赴西北战场,抱着顾将军已寒的尸骨,做了了断。”
“沈将军听闻,含着眼泪找到两人尸骨,葬在了边陲的土丘上。他说,故事在这里开始,也应该在这里结束。”
“沈将军沈易后来上书辞去职位,带着陈夫人,耕作于田间。他后来一次次的告诉他的儿子,一定不要忘了历史,忘了太始帝和安定侯受的冤屈。”
“太始帝和安定侯两人相互扶持了一辈子,终于生同衾,死同穴。”
“可惜了那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承诺。”
“一生,到老。”
“爹,”老人握紧拳,“儿子从未忘却。”